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粽子的做法 > 正文

描写悼念父亲的文章

时间:2019-03-17来源:自助餐菜谱

  父亲离开了,匆匆走完了他辛苦的一生......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描写悼念父亲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有些情感当我们年轻时不懂,当我们懂得时为时已晚——题记

  几天来一直不断的用忙碌来克制自己的情感,一直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的绝望,一直用满不在乎来面对自己的心碎。所有的语言和安慰都无法代替我几近麻木的心灵。怀着一颗忏悔和怀念的心写下点什么,也好让我内心寻求片刻平衡。

  就在十向天前(六月五日)父亲怀着对尘世最后的留恋和被病痛折磨的悲苦永远的离开了,而我匆匆赶到时却晚了,当时的我尽然不知道哭,不知道流泪,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呆呆地坐在床边看着安安静静躺着的父亲,感觉父亲只是睡着了,不相信父亲真的已经离开了,总觉得父亲还有话要对我说,因为我是父亲最疼爱的老巴子啊!父亲怎么舍得不等我就离开了呢?

  想着父亲患病一年多来所受的苦痛和折磨,想起他拖着病体被我带着到各医院楼上楼下接受各种各样检查的疼痛,想起他化疗时候痛苦的表情,想起他把生存寄托在我身上的迫切期望,想起他每到我休息日在家巴望着我的心情,想起他看见我时的眼神,想起他守在电话机旁等待我电话时的焦虑,想起他在临走前的几天抓着我手的叮咛......不敢也不忍再回忆。我竟然不会哭了,只有微笑。佛说:大悲无泪。是的,我无法做到哭天抹泪,有谁能够体会强忍着眼泪和哭喊的滋味?有谁看见我微笑后面飞扬的泪花?滴滴心坎里。

  我曾经问过父亲有没有怪我,父亲却说我做得已经够好。可我自己还是怪自己。父亲生病期间陪伴他的时间太少了,就算看望他时陪他说话也不多,临走时我还没能够陪在他身边,这样的遗憾和伤痛将会陪伴我一辈子,时刻让我心酸,夜夜让我神伤。

  父亲离开了,匆匆走完了他辛苦的一生,也解脱了!可却留给了我无尽的遗憾和伤痛,无法弥补无法带过。父亲啊!父亲,如果你地下有知原谅女儿的粗心和不孝,奈何桥下千万不能喝下孟婆汤,但愿来生我们再续父女缘!

  父亲一路走好!

  父亲年轻时就得过肺病,多年来一直被此病折磨着。年老时,病情加重,最终还是这种夺走了他的生命。

  父亲出生的时候,我们的国家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在这漫长的81年里,父亲的命运和我们国家紧密相连,经历了一个极不平凡的历程。父亲15岁时,日寇入侵中原,为了活命,只身去了陕西。在此后的6年里,他克服了常德羊羔疯的专科医院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先后在宝鸡、三原、天水等地完成了初、高中学业。当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三原县省立三中时,老乡们纷纷解囊相助,让他走进了这所名校的校门。1949年初,他和同学们冒着生命危险,穿过国民党的封锁线,到开封中原大学和武汉文艺学院学习,之后回到家乡,和同事们共同筹建了孟县一中。1957年,他被错打成右派,到焦作新河农场劳动改造,摘帽以后回老家务农。平反后,他虽然已经满头华发,但仍以旺盛的精力投入到教书育人中,把自己最后的力量贡献给了事业。

  父亲对老人十分孝顺。大学毕业后,他曾任武汉市工人文工团执行导演。为了孝敬年迈的父母,他放弃了钟爱的文艺事业,回到了父母身边。他在劳动改造的日子里,当饿得皮包骨头的祖母去找他时,他省下一口饭、一嘴馍孝敬祖母。在祖母得病的最后几个月里,他一直守在老人的身边,直到祖母去世。

  父亲平反后,县剧团让他去上班,因诸多原因,他没有去。在那无比艰难的岁月里,他不但学会了很多农活,还学会了做饭、纳鞋底、纺棉花和养蜂。母亲得病时,他带着母亲两下郑州,三赴新乡,无数次地在孟州、沁阳、博爱的医院奔波,终于为母亲看好了病。

  父亲热爱文艺,忠于党的教育事业。他在工作的几十年里,培养了大批文艺人才,并组织了各种演出。他和他的学生把《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黄水谣》等歌曲唱遍了孟州。父亲的一生可谓桃李满,他的学生有的成了专家教授,有的当上了部长、市长,也有的和他一样,走上了教育工作岗位。父亲热爱教育事业,以至我们三个弟兄出生时,他都因工作忙碌而不能守候在母亲身边。

  父亲性格坚强,在被错打成右派的几十年里,他和母亲带领我们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生活的难关。父亲天性聪明,富于智慧。他在三原上学时,穷得连一张写大字的纸都没有,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令无数人向往的省立三中。父亲生性温和善良,在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能和同事们友好相处。父亲心胸开阔,知恩图报。平反以后,他总以宽容的态度对待那些曾迫害过他的人。对那些曾帮助过我们的人,父亲总是念念不忘。父亲淡泊名利,与世无争。退休以后,他接受了学校的聘任,却拒绝任何报酬。他在家里教过无数的学生,却从未收过他们一分钱。他是解放前参加的工作,本应享受离休待遇,可因档案中断,而未能享受。我们曾想找关系为他恢复档案,父亲拒绝了。他说多少老朋友都走了,他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父亲是省音协会员,也是我市第二届政协委员,曾为我市教育和文艺事业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的发展积极建言献策。父亲经常用他对生活和人生的理解教育我们,让我们学会吃苦,学会坚强,学会宽宏大量,学会淡泊名利。也正是他的教育和影响,我们姊妹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父亲退休后写了一本书,取名《忆荆棘》。在这本20余万字的书里,他写了自己一生的经历,总结了自己对人生的思考,记录了自己对生活的种种感悟。

  父亲走了,我们是那样地舍不得他。我们多想还守在他的身边,为他再喂一口水、一口饭,为他再去拉一罐氧气、刮一次胡子,多想再伏在他的身上喊一声爹,多想再听到一声他喊我们乳名的声音。想到这一切将永远地成为过去时,我们的心里是如此悲痛和哀伤。

  亲爱的父亲,你走吧。你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珍藏在我们的心里,你那优美动人的歌声将永远在我们的耳畔回响,你的高风亮节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你的不平凡的经历是我们家族永远享之不尽的财富。

  亲爱的父亲,你安心地走吧,去到曾和你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母亲那里吧,她在那个世界整整等了你21年。还有我们的爷爷奶奶,他们都在等着你。

  亲爱的父亲,安息吧!

  又是一年时,阴雨连绵勾起无限的思念,

  父亲去逝又快一年了,今日本应去给父亲上柱香的,

  可身在他乡就以此文来缅怀父亲吧,希望在天堂的您有在天之灵!

  父亲四十岁那年母亲才生下我,我上面有个大八岁的姐姐,也许父亲想一儿子,却愿望总与现实背道相驰,我又是一女孩子。

  从小母亲总给我一身男孩儿打扮,留着一头小青年的发型,可能是受这些感染,我脾气从小就坏。从我记得事起父亲很少和我们一起生活,

  一家人的开支也就全靠他在外打工挣,母亲在家刨着几亩地也就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但也还算幸福。

  四岁那年我被送到村里的幼儿园开始了学习生涯,父亲没有阻拦我进校,那时候和我同龄的孩子都得有六七岁才上学,白白的浪费的三年的学费,

  还落了个老油条的名声。

  农村每年春季是最忙碌的时候,一场春雨后家家户户开始犁田打耙插秧苗了,这个时候我的任务就是放学后把牛喂饱,这个事我乐意做,

  牵着大黄牛往菜园地里一拴,它吃它的,我玩我的。不大一会就听见远处有人大骂起来“哪个兔嵬子呀,把牛放在我的菜园子里来了呀?”

  顾不了那么多了,先菏泽癫痫临床治疗方法保全自己要紧,一溜烟就跑回家去了,等待我的将是一顿皮肉之苦,是父亲将母亲手中的黄金条夺走的,“去牵牛,

  我来收拾她”。母亲走后,父亲斜了我两眼“还不做作业去”,我以牙还牙白了父亲两眼溜掉了。

  上小学三年级母亲患上了胆病倒了,疼痛把母亲折磨的生不如死,那晚母亲的病情加重她拉着我的手“我死了要听爸爸和姐姐的话”。

  我拼命的点头,坐在一旁的父亲一语不发……烟雾缭绕中我看到父亲的焦愁。第二天放学回家大门紧锁着,邻居告诉我父亲带母亲去宜昌做手术去了。

  父亲这一生从不喝酒打牌,最大的嗜好就是抽点烟,二元一包以上的对他来说就是奢侈。自母亲手术后一家人的生活就更拮据了,父亲将他唯一的嗜好

  也给诫了一段时间,每当农闲的时父亲总会在屋里走来走去,我知道父亲想抽烟了。

  于是我将那些没有燃完的烟头捡来把残留的那些烟丝剥下来放在纸上,小心翼翼的裹成筒后用水粘上,趁母亲不在时偷偷给父亲点上,父亲笑了,很长

  一段时间父亲都抽着我为他加工的香烟。

  上初中时我很努力的学习,可能天生资质差,我与高中无缘,那个暑假忘记哭过多少次流过多少泪。没见父母一个笑脸,开学那天父亲说“补习吧,我希望

  你上大学”。我清楚补习了我也不是上大学的料,最后我执意选择了中专。

  好景不长,就在上中专的第二年,母亲再次病倒,医院给家属下了病危书“给病人料理后事吧”。是父亲强烈要求手术,医生免强答应但不负责。母亲

  再一次从鬼门关逃过一劫。

  暑假回家我打算缀学打工,父亲知道了问我“你出去能做什么”?开学那天父亲把四千块崭新的学费递到我手中“放心,我都为你留着的”。

  我知道这些钱是给母亲治病省下来的,压在枕头下没舍得用,临走时我拿了些生活费余下的放回了原处,最后两年是在学校蹭完的,至今学校也没得到我半个子。

  参加工作后每每打电话回家,父亲听到是我的声音总会习惯的说上那句“好久回来,哦,你妈来了,你和她说吧”。父亲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母亲在世时,我很少和他说话。

  三年前母亲再次病重,检查结果为晚期,癌细胞以进入骨髓,赶回家中看到焉焉一息的母亲我失声痛苦,父亲拍拍我的肩“尽力了就行了,人总是要死的”。一个星期后我结婚,再一个星期后母亲去逝,下葬的那天晚南京那家癫痫医院好上,父亲坐在灵堂的角落里,默默的.无声无息的流着泪,二十一年第一次见父亲落泪,是啊!这个陪他度过三十载春秋的枕边人在过完今夜就要天各一方了,父亲哭的像个孩子,六十岁了,父亲老了真的需要人陪。

  母亲走后,我和父亲的语言渐渐多了起来,时不是还和我唠唠,他总会把手头多余的钱塞给我,自已剩点零头买烟,父亲疼我在心里。

  和父亲相处的一年零个月里,渐渐的淡忘母亲走后带来的悲伤,我开始在家做些小生意,希望能多陪陪父亲,就在那天夜里父亲准备洗脸睡觉,我在外屋听到父亲连连的声,“美儿快来,我不行了”。我蒙了,跑进屋只见一大滩血,父亲咬着毛巾全都身都沾满了血,

  抱着父亲拨通了急救电话,父亲摇摇头没在说一句话,他的双手慢慢垂下,越来越微弱……父亲的灵魂离我越来越远,穿越黑夜去了极乐世界,

  他紧闭着双眼,安祥的样子如同睡去一般……没有等到救护车来父亲在我怀抱里静静的走了……

  父亲顷刻之间就撒手人寰,让我对生活也失去了信心和勇气,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天写下这些往事是对父亲的怀念,同时也给自己打打气,我会好好的活着,放心吧!你们如果在天有灵就保佑我吧!
 

  看过“描写悼念父亲的文章”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分隔线----------------------------